騎檔車是件很浪漫的事

by 井立昕 大洋池之花 管理「魚人族 潛水&衝浪 Fishman」


擺脫框架,我想做就去做的精神。

「擺脫框架」

騎檔車的車齡正式邁入第六年,我依然認為騎檔車是件很浪漫的事。

當初會學檔車是因為想:「為什麼大家都覺得騎檔車是男生的事?為什麼女生不能做這件事?」


這是第一件我做擺脫框架的事,也是人生的第一場瘋狂,從此開啟我想做就去做的精神。

那年失戀,也是對方的能力讓我想騎檔車的,只被教過一次上路後,衝動買了這台雲豹,過戶後直接從雲林騎回台中,一路熄火(現在想想真的是很危險的事呢)在最後一刻回到東海時還倒車使我整個錯愕:「我真的可以駕馭起這台車嗎?」


越來越上手後,發現騎檔車其實是件很浪漫的事,因為每台車有每台車不同的個性,我可能可以很順的駕馭這台的檔位,但換到另一台檔車又會覺得卡卡的,所以我總是認為,每台檔車是有靈魂的,我的阿豹也是有靈魂的,每一次的打檔都是在與他對話,當年的我很窮沒錢修他,阿豹的腳煞全壞,前煞剩20%功能,我照常從台南騎到了小琉球,一路幾乎在用檔煞,或許聽起來很危險,但我認為我很了解他所以才敢這麼做。


隔了三年,又再次讓他踏上琉球,有很多說不出來的感覺,或許他是與我合照過最醜的車,但在我的眼裡他就像是夥伴一樣。



「不是你不正常,是世界太正常了」

當你發現,有人認真在傾聽你的夢時
世界變得一點也不孤單
不是你不正常,是世界太正常了

我什麼都沒有,只有想法與反思能力想傳達
設計系畢業一無是處,但總有一天我要成為大藝術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