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甘心待在地平線的男人

by Wallace 外商銀行主管


「HI! Wallace! 你這週末又去哪裡玩了!?」客戶爽朗的招呼聲在銀行大廳迴盪。「怎麼越曬越黑了!」「你這樣看起來很不像銀行員...」


從山上跑到海裡,我是不甘心待在地平線的男人!

「別用業績定義我」

在壓力特別大的金融業上班,業績就是我在職場的評分機制。高潮到低谷,每月歸零,逐漸彈性疲乏,從熱血青年變成了厭世大叔。「我應該還能玩些什麼吧!?」心中一直有個不被現實生活澆熄的念頭。



「這就是我一直想做下去的事情」

跟著朋友接觸水肺潛水到自由潛水,我們常形容海裡就是「內太空」,靜靜地維持中性浮力,不用說話,彷彿時間就在這裡暫停了。「It's fine, you will be OK!」大腦安慰著抽動的橫隔膜,閉氣很痛苦嗎?我只是忘了呼吸。


我們常常用馬拉松來形容堅持和不放棄,但也從來沒真正下場跑過。

陰錯陽差報了人生第一場全程馬拉松,硬著頭皮準備,竟然也讓我跑出了興趣!原來馬拉松不只需要毅力,更要在既定的計畫分配好體力與時間,忍住衝動,調節身心狀況來應對。


有點自虐卻莫名興奮,「跟自己對話」常聽到大家這麼形容,那要跟自己講些什麼呢?如人飲水囉!


「沒有奇蹟,只有累積」

馬場名言「沒有奇蹟,只有累積」,從一開始常運動傷害到越來越能掌握自己的身體狀況,看到成績扎實地進步,回到工作崗位上,「還有什麼可以難倒我?」認清現況隨時做好準備!


「橋人,就是欣賞自己很酷的樣子」

一樣是跑步,也要跑得很不一樣!心裡住著一個小小的叛逆屁孩。

我很認同「橋人」的概念,在自己不同的面向裡自由穿梭,為喜歡的事情開心,欣賞自己努力的樣子。